輸入關鍵字,並按enter進行搜尋

用生命回應呼召的 李庥【台語故事線上聽】

點閱次數:283

用性命回應呼召的李庥

「自細漢我上大的志向就是:佇無聽過恩主的所在傳道理。」

—李庥

1867年7月,李庥牧師佮牽手Eliza起去一隻足大足大的船。

港口白殕白殕(phú)的薄霧--裡,李庥和Eliza的阿爸阿母、兄弟姊妹、教會會友、主日學學生、同學、老師,甚至厝邊、麭(pháng)店頭家和一寡完全無熟似的生份人,攏來送--,逐家攏哭矣!

李庥和Eliza大力擛手相辭,一直到岸頂的一切攏變甲足細足細。

兩禮拜前,遮的人拄來參加過的婚禮。猶會記得佇結婚典禮的時,人客嗤舞嗤呲咧討論:

「這對新人有夠特別的,敢共遺書準備好矣?」

「遺書?彼敢毋是過身的人留落來的批?」

「是啊!隨就欲出發,一路經過大西洋、印度洋和太平洋,佇中國廈門轉坐兩光的細隻船。若好運,五個月後,就會得到目的地—台灣。」

「聽講頂一个派去台灣的宣教師去予海湧捲--去呢!」


佇李庥的心內,台灣是⋯⋯

寒--人無落雪,青葉袂雄雄變紅。

山足懸足懸,水嶄然掣流。

熱--人閣翕(hip)閣熱,蠓蟲規陣。

透風落雨,四界淹水。

竹林仔--裡,有藏會出草的人;

無論都市庄跤,鴉片、廟寺、筊仙、土匪,

是四常看會著的。

但是佇遐,嘛有真濟人想欲認捌

馬雅各的上帝。

五個月後,李庥和Eliza來到台灣。

馬雅各共兩个大力攬絚絚,伊感覺足意外,講:

「哇!Eliza有身五個月矣hoⁿh?」

「馬雅各,你有影厲害,眼--一下就知矣!」李庥笑笑回答。


馬雅各醫生家己一个佇島上工作年外。伊看起來躼閣皮膚白,靠神奇的手術、藥物和奇妙的祈禱,予濟濟人對伊的上帝感覺好玄(hòⁿ-hiân)。

「這个神無仝,伊為咱來死。」

「神會死?」

「毋是啦,唉呀,你袂了解啦!」

完全毋捌的人佮略仔(lio̍h-á)捌的人聚集佇醫生館辯論,有時強強欲拍起來!馬雅各心內想:若有一位牧師來解說遮的僫了解的代誌,毋知欲偌好--leh!

就按呢,李庥夫婦無惜路頭遠,搬搬搖搖來到台灣。

李庥發現,濟濟人佇厝內拜各種神像,希望神明保庇發大財、趁大錢,同時閣驚虧待祖先會拄著災厄。但是,李庥想欲共講,上帝毋是有求必應的神仙,嘛毋是會共人咒讖的神明。

上帝予人勇氣,袂驚惶;上帝予人疼心,互相照顧;上帝予人智慧,揣著藥方(io̍h-hng),免迷信;上帝予人食穿夠額,袂siuⁿ濟嘛袂siuⁿ少,拄拄好。

信徒當中,有澎湖來的青年、臭名眾人知的筊仙、聰明機巧(ki-khiáu)的秀才,嘛有重病虛荏的阿婆。有的人勇敢閣拍拚,有的直直陷落佇毒品和罪惡,有的是歹心行(sim-hēng)。

李庥斟酌觀察每一个人,共教導、訓練。逐个想欲加入教會、想欲受洗禮抑是想欲成做助手的人攏著愛知,跟綴(kin-tòe)耶穌,毋是簡單的代誌。

1872年一--月,李庥和Eliza期待足久的另外一位牧師-馬偕-總算來到台灣。李庥𤆬伊參觀醫生館和宣道站。

兩个鬍鬚--的佇庄跤路仔行,庄--裡的少年人互相使目箭,hi-hi-hōa-hōa講:

「番仔!」「猴山仔!」「喂!恁阿公來矣啦!」

「聽有--無?」李庥問。

「當然嘛聽有啊!咧笑咱!」馬偕規个面紅記記,有淡薄仔受氣。

李庥講起一段細漢時的故事:有一个非洲人行入伊讀冊的庄頭,伊和𨑨迌伴竟然做伙笑這个烏人!大漢了後,見擺想起這層代誌,就感覺足見笑。

「馬偕,你以早嘛捌是孽潲(gia̍t-siâu)的囡仔hoⁿh!」李庥講。

馬偕想想咧,氣就消矣。

彼年的春天恬恬仔來到,大地佇雷聲中轉燒烙(sio-lō)。李庥、馬偕和德馬太醫生坐船上北到淡水,參觀馬偕未來欲蹛的所在。

離開淡水了後,三个阿啄仔佮一陣蹛佇深山林內的原住民,做伙步輦(pō͘-lián)落南。日頭寬寬仔沉落山谷,婦人人真靈巧掠規籠的魚,查埔人是掠著一隻鹿仔,燃炎帕帕的火,佇山林內煮暗頓。

暗暝,三个人睏佇地面,營火共圍--leh,厚煙遮蓋有星的天頂。原住民大聲笑鬧,āng聲唱歌。雲豹和烏熊佇樹林內徘徊,群山之間不時有夜鶯咧啼叫。

李庥睏袂去,伊聽無遐的腰間掛利刀(lāi-to)的查埔人咧討論啥物,伊干焦知影-濟濟原住民族猶是有共異族鏨頭(chām-thâu)的習慣。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毋驚災害,因為你佮我同在……」

李庥喙--裡唸詩篇23篇,目睭輕輕仔𤲍--起來。

隔轉工,來到一片(phiàn)平洋。溪流迵過山谷,遐有幾若百隻鹿仔。四箍輾轉有滿滿的桃仔、李仔和各種果子樹,散發迷人的芳氣。

山內的住民,因為接受馬雅各醫生的治療來認捌上帝。這段期間,李庥訓練的傳道師嘛來到的庄頭,教逐家聚會、讀聖經、祈禱。

李庥聽每一个想欲受洗禮的人講故事,了解耶穌按怎進入的性命,接紲為行洗禮。

轉到打狗,李庥和Eliza繼續佇主日學教囡仔讀冊、學習聖經和科學。

有一工,李庥發現有一家伙的壁頂貼一張太陽系的圖,原來是學生為著欲共阿母解說行星(hêng-chheⁿ)按怎踅日頭畫的。這个阿母聽捌了後,就定定佮囡仔圍纍佇圖的頭前,呵咾創造宇宙的上帝,開始認字讀經,嘛教兩个查某囝讀冊。


1873年六--月,李庥和Eliza的細漢後生Robert過身矣。三歲半的伊,毋捌開喙講話。

Robert袂曉講話,定定予李庥夫婦煩惱,想欲送Robert轉去歐洲揣人幫贊,煞放袂落台灣的工課。無想到講一場病症就按呢共𤆬走。

「這个傷疼透濫憐憫。」李庥佇批--裡按呢寫。

翻轉年,大漢後生William嘛染病矣,Eliza趕緊𤆬伊轉去英國靜養。李庥佇中國廈門送上船了後,孤一人轉去到台灣,繼續作穡。

1875年三--月,李庥對打狗起行,開始東部的旅行。伊坐的船仔細隻閣兩光,風湧若大,就愛覕入去峽灣,開14工才到台東的寶桑。

迎接李庥的是頭目的牽手和一陣婦人人。佇這个部落--裡,查某人「娶」心愛的查埔人轉去厝,財產嘛是由查某囝繼承。李庥為族人洗目睭、抹藥膏、包紮,閣透過翻譯,傳講耶穌的故事。

這逝(chōa)旅程結束了後,李庥訓練的傳道師來到台東徛起,接紲伊的工課。

1877年底,Eliza轉來到台灣,

共干焦十歲的William孤一人留佇家鄉。


後生無佇身軀邊,Eliza就綴李庥做伙深入毋捌探索--過的深山部落。發現-濟濟年前教--過的平埔族婦女和教會助手,已經來到遮的山區傳福音矣!

這時的李庥和Eliza開始籌備男學校和女學校。知影-台灣人會教台灣人,真理的火已經點著(to̍h)矣!

1879年九--月,李庥佇夯無歇的熱病當中離開世間。

39歲的伊,總算通歇睏矣!

打狗山跤,李庥安歇佇細漢Robert身邊。隔轉年,Eliza成做台灣第一位女宣教師,孤一人留佇遮,繼續佮主耶穌同工。

「願逐擺遭遇急難的時,恩慈、智慧和勇氣降臨,咱若無倒--落-來,就會繼續有收成。」—李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