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並按enter進行搜尋

來去福爾摩沙 蘭大衛醫生的故事【親子導讀】

點閱次數:64

親子導讀

蘭大衛的Q & A

Q故事中出現幾個蘭大衛?

A四個。我們的主角蘭大衛英文名字是David Landsborough。他的阿公、爸爸、兒子的英文名字也是David Landsborough,以一世、二世、三世、四世來區分。

本書主角是蘭大衛三世。一世和二世在蘇格蘭擔任牧師,也是著名的博物學家。三世和四世都曾在台灣當醫療宣教師,服務於彰化基督教醫院。兒子的中文名字是蘭大弼(大衛的台語發音為Tāi-pit──大弼)。台灣人暱稱蘭大衛為老蘭醫生,蘭大弼為小蘭醫生。

Q故事中,蘭大衛在跟誰講述他的生平?

A他的太太──連瑪玉。

連瑪玉是從英格蘭來到台灣的宣教師,晚年寫了《蘭醫生》(Dr. LAN)一書,描述蘭大衛家族故事,並記錄蘭大衛在台灣的工作與生活。本故事文中最後一跨,在海邊的蘭大衛、連瑪玉、蘭大弼,即根據《蘭醫生》記載,蘭大衛一家到小琉球,每日工作結束後,在布滿珊瑚礁岩岸的海水中洗澡。此外,連瑪玉也將台灣的風土人情寫成短篇故事,跟英國兒童介紹台灣,中文版已集結成《蘭醫生媽的老台灣故事:風土、民情、初代信徒》一書出版。

Q蘭大衛在台灣做了哪些事情?

A
在彰化醫療宣教:

尚未有醫院時,蘭大衛在彰化教會禮拜堂看診,其他的牧師同時

在一旁傳講福音。

在大社醫療宣教:

盧加閔醫師(Dr. Gavin Russell)在大社(今台中神岡)設立醫院,他過世後即關閉,蘭大衛將它重新開張,每年有數個月時間來到大社服務。

開拓中部教會:

蘭大衛與梅監務牧師是一對好搭檔。梅監務聲如洪鐘,佈道鏗鏘有力,蘭大衛醫術高明,視病如親。兩人初抵彰化時,中部僅四間教會,十多年後已有23間教會。

西醫教學:

蘭大衛收徒弟,教授化學、解剖學、生理學。醫院的醫生助理都由他一手訓練出來。蘭大衛常跟學生強調:「要學做醫生,要先學做人。」

成立彰化醫館(今彰化基督教醫院):

初期有診療室、手術室、藥局、禮拜堂、廚房。後期擴建,增加中央供水系統、X光機、病理實驗室,並提供員工休閒活動、聚餐、祈禱會。遇特殊節日,醫院同工表演節目,與病人同樂。

Q蘭大衛在台灣遭遇過什麼挫折?

A
學習台語:

台語有七個聲調,再加上變調。同一個字,聲調變了,意思就變了。例如:

hoe-chhia,唸「ㄏㄨㄟˇㄑ一ㄚ」(hoechhia)指裝飾漂亮的花車;唸「ㄏㄨㄟㄑ一ㄚ」(hóe-chhia)指乘客坐的火車;唸「ㄏㄨㄟˋㄑ一ㄚ」(hòe-chhia)指載東西的貨車。蘭大衛為此深感苦惱。

病痛的折磨:

19世紀末來台的宣教師,有極高的熱帶疾病感染率。故事中,蘭大衛來到台灣,即是為了接替25歲就病逝的盧加閔醫生。蘭大衛剛抵台就染上瘧疾,之後不斷復發,也曾經因痢疾腹瀉,臥床一個月不起。

奔波的艱辛:

蘭大衛初來台灣的交通工具,就是兩條腿,除非瘧疾發作,才會坐轎子。他從台南徒步四天到彰化,所謂的「路」,也只是前人在草叢中踩出的小徑。路的盡頭是河流時,就涉水而過。由於強盜土匪出沒頻繁,遠行必須有配槍及長刀的信徒護送。感謝上帝保守,他從未遇過盜匪,但被狗追、蟲咬、跌入田溝,摔進河裡的事卻不少。爆肝的工作量:白天看診病患200~400人,回到住所仍有病患來求診;手術單堆積如山;晚上開課,培育本土醫療人才;深夜整理醫院帳目,回報英國差會;隨時自修醫療知識,加強醫術;新教堂和醫院興建期間,到工地監督施工。

內心的寂寞:

蘭大衛在台灣度過17年單身時光,常感孤寂。起初還有同為單身漢的梅監務牧師相伴,梅牧師結婚後,他只好全時間寄情工作。

蘭大衛與連瑪玉的Love Story

第一次接觸:

台南教士會會議。

約會的方式:

信件往來。當時較資深的宣教師認為,年輕男女不可有私下會面這種輕浮的舉動。

結婚的地點:

淡水英國領事館。

結婚的禮車:

藤製轎子,由四個穿英國海軍制服的台灣人抬轎。

蜜月的地點:

日本。

結婚的年紀:

蘭大衛42歲,連瑪玉28歲。

為了迎接婚禮,蘭大衛終於剃掉多年放任生長的鬍子。民眾為一睹全套白紗禮服的連瑪玉,

蜂擁至英國領事館外。

婚後,連瑪玉接手醫院的帳目工作,也適度地控制蘭大衛的工作量。蘭大衛在家用餐及休息

時間,突然跑來的病患,連瑪玉都請他們先到醫院等候。

傍晚看診結束,夫妻倆會騎自行車去鄰村,除了探訪病患,也同時享受愉快的運動時光。家裡出現女主人後,蘭大衛的健康和生活起居有人照顧,就此告別瘧疾和痢疾之苦。


蘭大衛是個怎樣的醫生?聽聽他的孩子、同事、病患怎麼說。

蘭大弼回憶:

「小時跟父親走在彰化街頭,看到路邊躺著一個人,全身皮膚潰爛,傷口流下膿液和血水,遠遠就可以聞到他身上的惡臭味。父親走向那個人,抱起他,用人力車載回醫院治療。」「父親冬天看診時,會先用手握暖聽診器的金屬聽頭,再貼到病人身上。遇到臭腳病人時,其他醫生會讓自己的頭,離病人的腳愈遠愈好,但父親會俯身嗅聞,判定復原狀況。如果病人彎腰不適或吃力,父親會親自為病人穿脫鞋襪。」

同事:

「蘭醫生巡視病房時,若看到恢復良好的病人,就跟他談天說笑;若看到疼痛煎熬的病人,就安慰鼓勵他。蘭醫生把病人都當成他的家人一樣。我從來沒看過他發脾氣。」

病患:

「還沒有病房時,蘭醫生買幾個竹床,放在診間的角落,給開刀住院的病人。雖然有家屬看護,但蘭醫生不放心,還是會徹夜守在病人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