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並按enter進行搜尋

來去福爾摩沙 蘭大衛醫生的故事【台語故事線上聽】

點閱次數:146




蘭大衛醫生結束一工的義診,和厝內人來到珊瑚礁岸邊,浸佇清涼的海水--裡……

「大衛,講你囡仔時代佇蘇格蘭的生活予我聽!」

我佮意佇種滿仙人草佮羊齒植物的房間,欣賞動物標本佮化石。

「彼是啥物所在啊?」

是阿爸的冊房。

「哇~哪有這寡收藏?」

阿爸出去散步的時,橐袋仔一定貯摃槌仔佮譀鏡,沿路觀察生態、採集標本。

「恁老爸敢是……生物學家?」

伊是牧師。

「足特別的牧師呢!」

阮阿公嘛是牧師,怹教會的工課雖然蓋無閒,毋過猶原拚勢咧追求智識,一世人發現七十類新品種的生物。

「爸仔囝興趣相倚呢。」

怹足濟所在欲仝仔欲仝,大學攏是讀文學佮神學、名攏號做蘭大衛。

「閣加你,按呢就有三个蘭大衛呢!」

阮家鄉有一條路,叫「蘭大衛路」,就是為著紀念阿爸。

「阿爸遮受人敬疼,做囝兒序細的有啥物感覺?」

淡薄仔辛苦……愛比其他的囡仔較乖。出差錯的時陣,定定就會予人剾洗:「大衛,你是牧師的囡仔呢。」

禮拜是安歇日,閣較是嚴肅的日子。工人毋敢送牛奶來阮兜,因為阿爸講:「聖經記載,安歇日袂使作穡。」

工人只好將阮兜的牛奶,囥佇厝邊的牆仔頂,拜託阮偷偷仔去提。

安歇日這工,我著愛出席早起禮拜、下晡禮拜,閣有聖經課程。

暗時仔,阿爸會對今仔日的講道--裡,出題目考--我。

「應袂出來會按怎?」

佳哉伊定定測驗到一半就睏--去矣,我就趁機會緊落跑。

「呵呵,恁父仔囝這點有夠成,聽講你教學生的時毋但會睏--去,而且是徛咧睏,敢有影?」

為著培養本地的醫療人才,我利用暗時教少年家化學、解剖學、生理學。毋過,日--時求診的患者一个接一个,我實在傷忝矣,到教學的時陣,早就無氣力矣,學生講我的面色比病人較白屍。

因為徛咧嘛會睏--去,所以我想著一个保持清醒的方法:用孤跤徛--咧,另外一跤架(khuè)咧椅仔頂。

「呵呵呵,當年大衛牧師應該愛學你這招才著。」

我捌有按呢的想法,「啥物時陣,會使莫閣參加規工的安歇日聚會咧?」

「按呢,這个無奈的少年人,是按怎變成我面頭前的宣教師呢?」

是因為巴伯修。

「巴伯修醫生?」

無毋著。有一工,我和伊坐佇草埔仔咧開講,巴伯修講著主耶穌對門徒的吩咐,愛走遍天邊海角育飼主的羊仔,伊講話的時陣,目睭金鑠鑠,比天頂上光的星閣較顯目。彼當時,我心內感覺足煞心的,我嘛想欲閣加認捌上主的話語、我想欲行這條路……。

「你敢有想過欲做牧師?」

有,毋過,中學上尾一年,我積極參與戶外佈道,對聽眾的反應,我知影,家己並無講道的才能。我決定先進入大學讀文學,不過,阿爸無隨同意。

「為啥物呢?」

厝--裡人口那來那濟,成做九个人的家庭,阿爸的薪水閣袂振袂動,而且規家伙仔干焦靠阿爸一份收入咧活。

「後來呢?」

佳哉,阿姨歡喜提供我食佮蹛。其他的費用,阿爸就有能力負擔--矣。

入學了後,我跳級讀大學四年的希臘文佮拉丁文,閣提早一年畢業。

「你後--來哪會對古典文學,轉去學醫學呢?」

因為,佇提著文學碩士進前,成做醫療宣教師的念頭,已經佇我心內釘根--矣。

「讀醫學院的開銷閣較驚--人呢?」

是,所以我參加物理競賽提獎金,嘛得著醫療宣道會的獎學金。而且,我去稅一間無燒水的房間,厝稅省袂少。

「無燒水?敢講你洗五冬的冷水?」

是。

成做醫生了後,巴伯修邀請我去Formosa中部做醫療宣教師;仝一个時間,米勒醫生也邀請我去皇家附設病院做外科醫師,兩个提議我攏誠有興趣,一个會使實現夢想,另外一个會使學習閣較濟開刀的技術。

「最後,你為啥物會選擇Formosa呢?」

也是因為巴伯修。

伊講情況緊急,進前派去Formosa中部的醫療宣教師過身矣,當地隨需要跤手。

伊叫我莫煩惱外科經驗無夠,佇Formosa南部的醫生會使共我指導。所以,幾個月後,我就坐上往Formosa的船。

「拄到Formosa的時陣,啥物代誌予你上頭疼?」

上頭疼的就是台語。「kâu」佮「káu」,佗一个是狗、佗一个是猴啊?每一个字有七个聲調,聲調一變,意思嘛變。

「你嘛予寒熱仔佮做痢折磨甲足忝的乎?」

是啊,又閣吐又閣落,一時仔寒一時仔熱。

「閣有氣候檢采嘛誠僫適應?」

嗯,五月的彰化,濕閣熱,𤲍(kheh)滿患者的病院,熱翕翕。

「特別是跤爛--去的患者出現的時,濕閣熱的空氣內底滿滿攏是臭味。」

你講的是當地人號做臭跤的患者。

「彼種患者一入來診間,其他的人攏走若飛咧,你顛倒是共患者的跤攑起來鼻。」

因為空喙的氣味會使幫助我評估患者恢復的狀況。

「真無簡單!」

我希望醫生館會當擴建,按呢就會使接納閣較濟患者。

「是啊,才袂閣發生患者傷濟共壁硩崩--去的事件。彼工壁崩--落來的時陣,診間有幾秒鐘規个攏恬tsuh-tsuh。」

逐家可能予我的淒慘落魄驚--著矣。

「看著你予壁輾--落來掔--著、流血,患者大概掠做欲予人罵矣,想袂到你干焦講:『以後愛細膩。』你的個性實在真溫柔!」

阮阿母的個性影響我誠深。

「誠想欲見伊一面,可惜結婚的時,伊已經過身矣。」

阿母為著規家伙仔食飽穿燒,日子過著真硬篤,但是,伊予厝內人十足的關愛,逐工攏為每一个囝兒序細咧祈禱。

「大衛牧師呢?」

阿爸相對來講就真嚴厲。

有一工透早,伊氣我趖跤趖手,就共手--裡當咧讀的冊,對我身軀擲--過來。

「哇啊──」

不過,欲暗仔,阿爸請我佮伊同齊跪落來祈禱,伊為著家己的行為感覺真見笑,祈求主的原諒。

「大衛牧師嘛有一粒溫柔的心呢!」

若阿爸嘛有來Formosa,一定真驚喜,當年伊蒐集的仙人草、羊齒植物會使佇野外生湠,伊房間內的標本佇遮全部攏活起來矣。

「上驚喜--的,應該是看著家族--裡第四个大衛出世!聽你講往事真趣味。斟酌共想,快樂的代誌、痛苦的代誌,攏親像掀冊仝款,phah、phah、phah就過去矣。」

有上主做咱的𤆬路人,未來的路,咱會當閣較勇敢來行!

「是啊,按呢咱來去囉!後一項穡頭閣欲開始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