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並按enter進行搜尋

馬西家的妙妙湯【台語故事線上聽】

點閱次數:169



馬西怹兜的妙妙湯

二次世界大戰的時陣,郭馬西牧師一家伙蹛佇日本東京。

「兩觳米、一粒卵爾,暗頓怎樣料理?」

老母想啊想,佇大漢查某囝的耳空邊講細聲話。

大漢查某囝召集小弟小妹,發號施令:

「出來去拍獵囉!」

「獵啥物咧?」

「野莧菜佮豬母奶!」

「彼哪是拍獵啊?彼是咧薅草啊?」

「佇看著無啥貨的草埔內底,其實有藏好味喔!」

野菜一大把,摻俗俗買來的豬肝、豬皮、豬尾。

「足芳足芳--的!」囡仔攏圍佇爐邊。

「先食一个仔滋味哦!」

老母貯好八碗燒燙燙的妙妙湯。


老爸轉來囉!咦?後壁猶有別人?

囡仔攏咧問:「怹是啥物人啊?」

老爸講:「怹是台灣來的留學生。怹講客話喔!」

大人、囡仔倚壁邊,坐規排咧食妙妙湯。

空碗疊懸懸,腹肚燒hut-hut。

老爸提聖經出來,用客家話講:

「涯兜來讀上帝ke話吧!」

逐家做伙吟詩歌,讀聖經,祈禱。


當戰爭爆發,日本警察來到厝揣馬西牧師。

因為伊捌佇美國留學,所以予人懷疑講伊是間諜。

警察真歹的口氣講:

「佮阮去派出所一逝!」

派出所?怹敢會共老爸關起來?

大漢查某囝真煩惱咧問:

「老爸,你會轉--來--無?」

老爸講:「毋免驚,愛信靠主耶穌。」



有一日欲暗仔,天頂傳來轟隆轟隆的響聲,

上百隻的轟炸機飛過天邊,遠遠衝出濃煙佮爆炸聲。暗暝,東京陷入一片火海。

老爸老母𤆬八个囡仔,走去安全的所在。

老母講:「大漢查埔的著綴學校的老師做伙去避難。」

「啊阮咧?」賰的囡仔問。

老爸講:「咱就暫時蹛佇一位朋友的厝,佇北海道。」

北海道?愛坐足久足久的火車才會當到。

大漢查某囝真煩惱問講:

「咱敢會閣看袂著怹啊?」

老爸講:「莫煩惱,著信靠主耶穌。」



到北海道,馬西牧師一家伙蹛佇海邊的一間教堂。

「幾粒豆仔、半粒蒜頭,暗頓怎樣料理?」

老母想啊想,佇大漢查某囝耳空邊講細聲話。

大漢查某囝召集小妹,發號施令:

「出來去拍獵囉!」

「拍啥物咧?」

「海草、海帶佮魚頭!」

「好!我來趕海鳥,你去抾魚頭!」

魚頭、海草佮海帶,味噌一大匙。

「足芳足芳的!」囡仔攏圍佇爐邊。

「先來食一下仔滋味哦!」

老母khat好四碗燒燙燙的妙妙湯。



老爸轉來囉!管理教堂的Fujita牧師也轉來囉!

Fujita牧師講:「本州Yonezawa(米澤)有一間教堂,恁會使搬過遐,倚大漢查埔囡仔怹較近一寡。」

看--來,閣愛搬厝囉!

大人、囡仔入教堂,坐規排咧食妙妙湯。

空碗疊懸懸,腹肚燒hut-hut。

老爸提日文聖經出來,用日語講:

「聖書を読みましょう(Seisho o yomi mashou)!」

逐家做伙吟詩歌,讀聖經,祈禱。



馬西牧師一家伙搬到本州Yonezawa(米澤)的教堂。

「只賰一把菜,暗頓怎樣料理?」

老母想啊想,佇大漢查某囝耳空邊講細聲話。

大漢查某囝召集小妹,發號施令:

「出來去拍獵囉!」

「拍啥物咧?」

「拍草蜢仔!」

「啥貨!?」

肥chut-chut的草蜢仔,切幼幼的青菜,

囡仔攏圍佇鍋仔邊,毋敢看。

老母貯好二十外碗燒燙燙的妙妙湯,

「等逐家到齊才食哦!」




老爸轉來囉,厝裡大漢查埔囡仔嘛轉來囉。

規家十个人團圓,偌爾仔歡喜咧。

「咦?後壁猶閣有別人?」

囡仔攏咧問:「怹是啥物人啊?」

老爸講:「怹是無家可歸的留學生,逐家腹肚攏枵甲凹落去囉。」

大人、囡仔攏捀碗,坐規排咧食妙妙湯。

空碗疊懸懸,腹肚燒hut-hut。

老爸提羅馬字聖經出來,用台灣話講:

「咱來讀聖經哦!」

逐家做伙吟詩歌,讀聖經,祈禱。




恐怖的戰爭總算結束,

日本佮台灣變做無仝的國家。

留學生真煩惱咧問:「阮是毋是無法度轉去厝裡啊?」

馬西牧師講:「毋免驚,愛信靠主耶穌。」

盟軍總部邀請郭馬西牧師佇表揚戰功的宴會主持感恩禮拜。

「疼恁的冤仇人,才會當見證主耶穌基督。」

伊按呢共台跤的軍官講,嘛共MacArthur

(麥克阿瑟)將軍講:

「台灣需要幫助,請派運輸船,送留學生轉去家鄉。」





日頭紅hóaⁿ紅hóaⁿ,大海烏沈烏沈,天色殕霧殕霧。

頭尾六工搭搭,馬西牧師一家伙

住佇一隻搖搖晃晃的大船裡,

牧師帶領厝內的人、學生佮海軍,

吟詩歌,讀聖經,祈禱。

強風剾出大湧,海湧拍入船艙內。

「咱啥物時陣會當靠岸咧?」囡仔真煩惱咧問。

船頂的留學生嘛真操煩咧討論:

「戰爭過了後的台灣會變做啥物款咧?」

馬西牧師老神在在講:

「主耶穌佮咱同在!」




佇台北,馬西牧師一家伙蹛佇中山教會。

見若禮拜六,所有的囡仔清院埕、掃教堂。

老母準備真濟食材,燖特別大坩的妙妙湯。

到禮拜日,馬西家變做會客所、食飯廳,

是大人的查經班、小孩子的主日學堂。

戰爭過了後,原本由日本治理的台灣,交予按中國撤退來台灣的國民黨政府統治。

怹感覺中山教會內底定定有人聚集,真可疑,所以派幾若个攑銃的警察守佇教堂外口。




「警察攑銃守佇教堂外口,啥人閣敢去做禮拜?」

有人按呢問,但是嘛仝款有人來。

山頂的原住民來做日語禮拜;

美軍內底有猶太人來讀舊約聖經;

歐洲的宣教師來佮馬西牧師研究德文聖經。

腹肚枵的,無衫通穿的,失去親人的,攏來矣。




馬西牧師定定講:「感謝、和平、歡喜。」

因為佇上帝的家,無分種族、無國界,

干焦有無限的疼。

人民佇外口會冤家,會相拍,會著傷。

但是佇馬西牧師的厝裡,逐家攏是相佮吟詩歌,讀聖經,祈禱,做伙食馬西牧師娘煮的妙妙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