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並按enter進行搜尋

姆姆為什麼不來看我?石仁愛修女的故事【親子導讀】

點閱次數:159

從前在南竿,到處都有小孩圍著石仁愛修女,喊她「姆姆」。後來,連大人、老人也跟著孩子喊「姆姆」。雖然姆姆已去世九年(以本繪本出版年2019計),四十歲以上的當地人都還知道「姆姆」就是石仁愛修女。姆姆是用來形容「和媽媽一樣親近、親密、親切、親愛」的人,這是馬祖人給石修女的暱稱。

姆姆就像馬祖人的媽媽,哪裡需要幫忙,她就出現在哪裡。

石仁愛修女(Madeleine Severens,1918年11月18日-2010年6月4日)出生在比利時靠近荷蘭邊界的農村,家裡有12個兄弟姊妹,姆姆排行第11。家境艱苦,父母每天勞苦做工,但非常重視家庭教育,給孩子充足的愛,母親更是每天為孩子禱告,希望孩子長大之後都能去傳福音。後來姆姆兩個哥哥成為傳道師,一個姊姊也成為修女。

姆姆從小就知道自己長大要當修女。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她在學校聽老師說了同為比利時人的達米安神父(Pater Damiaan,1840年1月3日-1889年4月15日),他在夏威夷的莫洛凱島(Moloka'i)照顧痲瘋病人,最後也染上痲瘋而病逝於心愛的小島。從此,姆姆立定志向,要效法達米安神父到國外傳福音。姆姆19歲那年,母親病逝了,姆姆先照顧妹妹長大,並找機會跟父親說明要當修女的心願。

姆姆24歲加入聖母聖心傳教修女會(MissionarySisters of the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這個修會專門差派修女到國外宣教,並教導他們要活出基督的樣式,做主耶穌要他們做的事。1947年,姆姆被差派到中國昆明,飛機失事墜毀,姆姆卻毫髮無傷,之後到蒙古地區的天主教醫院服務。兩年後,毛澤東掌權,下令所有外國人都必須在1951年底前離開中國。姆姆和其他外國宣教師不願離開,被當局政府捉到監獄,過了兩年半的囹圄生活,期間姆姆的父親過世,監獄的環境也每下愈況。即使如此,姆姆還是每天問候獄卒,關心獄卒,為他們禱告。出獄後,姆姆被遣返回比利時。

回到比利時,姆姆重返校園進修,1957年從魯汶大學護理助產系畢業。1966年到台北聖若瑟醫院(今天的天主教耕莘醫院),1974年到金門金城醫院服務。當時姆姆24小時都待在醫院,陪伴孕婦度過最難熬的待產過程。

1976年,姆姆58歲,來到馬祖,此後在當地整整服務了25年。

當時馬祖民間沒有醫療診所,醫療資源極度匱乏,姆姆每天都提著藥品、醫療器具,挨家挨戶拜訪村民,逢人就問:「你好不好啊?生病可以到海星診所找我看病拿藥,免費的,不要錢的。」但是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被姆姆這個外國人一問,都嚇得拔腿就跑,躲進家門,緊閉門戶。姆姆不灰心,想辦法接近大家。姆姆發現當地民生艱困,於是她把手提包的藥全換成糖果,每天到街上發糖果給孩子,跟孩子做朋友。漸漸地,大家知道原來姆姆人很好,會幫人義診,又免費給藥,便開始到海星診所找姆姆看病,才發現姆姆還會接生,於是紛紛找姆姆幫忙接生。當時馬祖是戰地,晚上六點之後宵禁,一過八點一般人不准出門。姆姆身為馬祖唯一的助產士,有一次半夜為了幫村民接生,被阿兵哥攔截,姆姆一急,話都講不清楚了,一直比手畫腳,阿兵哥才半信半疑地放行。隔天,姆姆特別向軍方申請「夜間通行證」,以便因應需要隨時外出。那幾年,幾乎全馬祖的嬰兒都由姆姆接生。

姆姆總是過簡樸的生活,吃最簡單的食物,一整天常以一塊白麵包果腹,把自己能給的,全給了最需要幫助的村民。姆姆常賙濟當地清寒的家庭,讓窮孩子有奶粉可以泡來喝,有新衣穿,有新玩具,還給困苦的人紅包。

1983年之後,馬祖有公立醫院,姆姆較少幫人接生,轉而關心老人家。那時,姆姆每天都拜訪好幾戶老人,幫他們打掃、煮飯、洗澡、刷牙、換衣服,陪他們聊天。當地有許多老人只會說福州話,他們聽不懂華語,姆姆聽不懂福州話,但姆姆竟然可以用華語跟他們聊天,一聊就是一個多小時,彼此都心滿意足。姆姆的愛超越語言,超越國籍,甚至能影響人們的所作所為,只要姆姆認為不好的事,大家都不會去做;只要是姆姆喜歡的事,大家都去做。

1992年,馬祖成立「大陸地區人民處理中心」(通稱「靖廬」),收容偷渡到台灣等待遣返的中國人。當時,姆姆常去探訪他們,還幫拘留在這裡的中國孕婦接生、坐月子。姆姆看到他們,就想起自己在中國被囚禁的日子,非常理解這些人的心情。這些中國偷渡犯看到姆姆,就像見了自己親人,每個人的臉上都綻放難得的笑容。

漸漸地,姆姆在馬祖做的好事傳到台灣本島,1995年,77歲的姆姆榮獲第五屆醫療奉獻獎。1999年,姆姆成為連江縣榮譽縣民。姆姆年紀漸漸大了,對馬祖人的愛,不減反增,他屢次向修會總會表示自己身體還很健康,可以繼續留在馬祖傳福音,姆姆也請家鄉親友特別為馬祖禱告。馬祖人也非常愛姆姆,甚至願意蓋大房子給姆姆住,還發動連署向聖母聖心傳教修女會請願,希望姆姆能在馬祖終老,就算姆姆無力再為他們做什麼,只要能看到姆姆,跟姆姆住在一起,他們就非常滿足了。不過,姆姆最後還是接受修會總會的安排,先住在馬祖天主堂提供的宿舍,直到2001年離開馬祖,到台北天主教耕莘醫院靜養,約莫一年後返回比利時,於魯汶聖母聖心院退休修女之家,安享天年。2010年6月4日姆姆辭世,安葬於修會總院墓園,享年92歲。

姆姆回到比利時後,體力大不如前,記憶力更是迅速衰退,即使如此,姆姆離開世界前的每一天,仍天天為每個馬祖人禱告,想著他走過的每條羊腸小徑。最後,姆姆忘了好多事,卻始終記得每個馬祖人的臉孔,記得每個馬祖的細節。馬祖是姆姆眼中的天堂,姆姆把上主給他的愛,全給了馬祖。

本故事中的小馬(化名)是南竿島上少數坐輪椅的人,當時姆姆特別關愛小馬,時常幫助小馬家,讓小馬的媽媽非常感動。姆姆認為——最小的、最需要幫助的,就要給他們更多的愛,這就是姆姆特別愛小馬的原因。馬祖人不認識姆姆所信奉的上主,卻從姆姆身上,看到了姆姆所說的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