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並按enter進行搜尋

亨德的那杯水【台語故事線上聽】

點閱次數:274

亨德教授逐工早起指導學生上勞作課進前,攏會先啉一杯水。

一杯清氣的水,看--來無啥特別,著無?

毋過佇學校外口就毋是按呢矣!

東海大學閣起去是大肚山頂,遐的庄頭分佈佇直直的稜線兩爿。山頂真欠水,因為地形的關係,嘛真歹收集雨水。

亨德教授總會看著作穡人咧趕載大柴箍的牛車,到校門外口垃圾的圳溝上水(chhiūⁿ-chúi)。

亨德教授真好玄就綴怹行去山頂,看怹共水倒入去庄仔內唯一的水池。全庄的人洗身軀、作田、飼精牲,就攏靠遮的水。

水池內嘛有鴨仔咧泅水,牛、豬、雞佮狗仔攏佇邊仔啉水,屎尿嘛直接流去水裡。天氣燒熱的時陣,囡仔嘛會跳落去耍水。

亨德教授真著驚,這水閣有影真垃圾(lah-sap)!

村長𤆬亨德教授去看村民提來啉的鼓井。怹排隊準備上水(chhiūⁿ-chúi),村長就問排佇上頭前的人講,敢會使先予伊上(chhiūⁿ)一桶水,好轉去燃茶予人客啉?

隊伍中,傳來一个阿媽真忝的聲音,抗議講:

「毋通--啦!我嘛等足久--矣,孫閣佇厝--裡等我捾水轉--去,煮飯予怹食呢。」

亨德教授聽--著,感覺真歹勢。

總算等到村長上水(chhiūⁿ-chúi),轉--去,伊真熱情燃(hiâⁿ)水招待人客。

毋過這水有一个怪味,而且苦閣澀,實在真歹啉。

亨德教授猶是忍(lún)咧,共伊啉了。

日頭聊聊仔落山,外口傳來一陣一陣的鑼鼓聲,村長招呼亨德教授做伙去看戲。

「是啥物戲?」亨德教授真好玄。

「是蠓仔戲啊!」村長講,庄仔內蠓仔濟,逐年著愛搬一齣戲予怹看,予蠓仔歡喜,叫怹莫來叮村民。

亨德教授心內想,共環境摒掃清氣,才是共蠓趕走上好的方法啊!

啉一杯清氣的水,水道頭捘(chūn)--開就有矣!

這佇東海這種清氣整齊的所在,是偌仔自然的代誌。

「欲按怎做,才會當予咱山頂的厝邊嘛過仝款的生活?」看著當咧上勞作課摒掃校園的學生,亨德教授心中一直咧拍算。

佇亨德教授對伊指導的學生講,應該為咱的厝邊做一寡代誌的時,學生的反應是:「彼有啥問題,阮就一路對東海校園掃到圍牆外口,閣掃起去,掃到山頂去。」

亨德教授聽怹按呢講,笑甲真歡喜。

遮的大漢囡仔,毋但綴亨德教授到大肚山山頂的庄頭摒掃,閣愈做愈濟,怹有人負責搭豬牢(ti-tiâu)、挖排水溝,有的人鬥相共清運廢塗佮糞埽。

一開始,村民毋知怹咧創啥,干焦佇邊仔咧看。

天暗矣,遮的大漢囡仔無隨轉去,閣佇原底搬蠓仔戲的廟埕,放環境衛生、預防病症的影片予村民看。

有一个學生大聲解說:「只要摒掃清氣,就無蠓蟲;啉的水清氣,就無寄生蟲,皮膚嘛袂遮癢遐癢,逐工咧抓。環境改善矣,雞、鴨、豬、牛攏會使共飼甲肥肥肥,賣著好價數,囡仔通健康大漢,老人老康健,逐家的日子嘛會較好過。」

村民聽了,攏一直頕頭(tàm-thâu)。

沓沓仔,村民願意佮東海的學生做伙摒掃,最後,怹全部家己來。

庄頭變清氣矣,毋過上根本的水源問題愛按怎解決咧?

這回,東海大學的教授和建築系的學生嘛來鬥相共,逐家做伙想出一套簡單接水道水的方法,怹用亨德教授捐出來的退休金,閣有村民做伙募款的錢,佇大肚山山跤挖一个水井,用mòo-tah共水送去山頂,才用水管接去每一戶厝內。

啊,有水矣~

現此時,蹛佇大肚山頂的人佮亨德教授、東海的師生仝款,攏會使享受清氣的水矣。

亨德教授笑笑講──感謝上帝,這擺我會當放心來退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