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並按enter進行搜尋

飛魚之島 達悟之父紀守常【台語故事線上聽】

點閱次數:229

飛烏之島 達悟( Tao)之父紀守常

紀守常神父第一改來到飛烏之島──蘭嶼,佇紅頭部落上岸了後,仝船的人攏走矣,干焦賰伊一个。伊看伊紮來的六包衫仔褲,心內想:「這聲……欲按怎才好?」佳哉,有一位阿美族的警察收留,予伊暫時蹛踮警察局。

蘭嶼的達悟族人頭擺看著紀神父的時陣,就問:「你是siáng?」紀神父用日語歡喜自我介紹。達悟族人聽著紀神父的故鄉──瑞士──看袂著海的時,攏真驚疑:「無海,欲按怎生活?食無鮮沢(chhiⁿ-chhioh)的現流仔,按呢欲食啥?」

紀神父有紮足濟達悟族人無慣勢啉的牛奶,族人因為紀神父參in講:「加啉牛奶就會健康、有精神!」就共紀神父號一个「si Sasagazo」按呢的名,意思是真活動、蓋有精神的人。

紀神父逐改到蘭嶼,攏會環島行路到各部落探訪,路上拄著族人,就用族語招呼:「akokay」,意思是「祝你平安」!

伊會那行那唱歌,佇伊咧欲到部落的時陣,族人一聽著伊響亮的歌聲,就知影神父來矣,大人、囡仔攏走來教堂。

紀神父逐擺來探訪,攏會共伊紮來的衫、油、米、麵粉、牛奶、罐頭等等的補給品,交予傳道師,請in照逐戶人口數來分配,連拄出世的紅嬰仔嘛有一份!

紀神父家己就到破病抑是著傷的人兜,真細膩替in拭膿瘡(lâng-chhng)、洗空喙、糊藥仔佮包紮。

*天主教會中共神父鬥相共推動福傳佮牧靈的工作者。

有一工,紀神父佇教堂準備彌撒,「奇怪!哪會猶無人來?」伊當咧想,傳道師就來共伊講:「神父!今仔日是阮的召飛烏祭*,阮袂來教堂--啦。」

「我敢會使去參加?」紀神父問。伊想,恁毋來、就換我去揣--恁。

「當然會使啊!咱做伙來去海邊仔!」傳道師真歡喜邀請神父做伙去海墘。

*飛烏祭儀的來源是一个飛烏託夢的神話故事。黑翼飛烏吩咐老人有關飛烏的知識佮禁忌,愛in嚴格遵守,而且逐年攏愛舉行各種祭儀,飛烏祭是其中一種;達悟族人嚴格遵守飛烏神話所有相關的禁忌。

紀神父到部落的海墘,看著一陣人佇遐逐个攏穿傳統服裝。族人邀請紀神父徛佇船頭,𤆬逐家祈禱,伊就為部落的人、農作物、精牲等等祝福。

閣來,逐家面向(ǹg)大海,共雙手掠的雞公、細隻豬公等等的祭品攑懸,同齊放聲喝:「飛烏轉--來--喔!飛烏緊泅來阮的海這爿喔……」

有一工,紀神父照平常時仔慣勢按呢佇蘭嶼的Makarang內底讀聖經,有人走來共伊講:「神父!兵仔共in飼的黃牛趕到阮的番薯園,食阮種的番薯……」

話猶未講煞,閣有一个人走來講:「阮的龍眼樹予農場的犯人剉掉矣……*」紀神父隨共聖經囥咧,參族人去看予牛𧿬踏(thún-ta̍h)的番薯園,閣到山內查看予人剉掉的果子樹仔。

*彼當時蘭嶼設有外役監獄,犯人會使佇開放式的管理之下,做農牧這款的外役工課。

紀神父𤆬族人到蘭嶼指揮部佮警察局,要求軍方、警察賠償族人的損失。紀神父原本想欲好好仔講道理,毋過囂俳(hiau-pai)的軍人靠勢家己是統治者的身份,根本無欲插--in,到尾仔紀神父為著達悟族人的權益,參in相拍--起-來。

紀神父真毋甘達悟族人定定予外族欺負,總--是袂當逐擺攏靠伊這个外國神父佇遐咧佮軍警冤家相拍!伊心內想:「只有培育在地的人才,才會當透底改變in的生活。」

伊決定共蘭嶼島頂懸每一个國小畢業前三名的學生𤆬到台東,予in繼續讀冊,將來成做幫贊家己家鄉的人才。

紀神父佇台東就親像老爸佮老母的角色,照顧蘭嶼達悟小留學生,伊到逐个學校去探望--in,關心in的成績。

為著予in佇蘭嶼的爸母安心,紀神父會錄囡仔的聲音,去蘭嶼的時,伊就揹錄音機佇部落四界行踏,到每一个小留學生厝內放予爸母聽。離開蘭嶼進前,伊閣會錄爸母的聲音,紮去台東放予囡仔聽。

歇寒、歇熱的時,紀神父閣開始無閒咧準備禮物,予達悟學生紮轉去送予厝內人,希望學生的爸母收著禮物會歡喜,願意佇歇睏結束的時,閣予囡仔去台灣繼續讀冊。

紀神父真了解嘛接納達悟族人的文化。有一工,部落有婦人人(hū-jîn-lâng)難產過身,婦人人的翁毋知欲按怎,因為達悟人驚死亡、毋敢倚近死體,所以無人欲共鬥處理過身的某佮紅嬰仔。

這个時陣,紀神父就出現佇伊面頭前,安慰伊講:「免操煩,我來共你鬥相共。」予婦人人的翁感動流目屎。

閣有一回,另外一个部落有一个囡仔過身,紀神父嘛隨時趕--過-去,陪傷心的翁仔某規暝。天光的時,紀神父參彼个阿爸做伙共囡仔扛去埋佇墓地。

紀神父佇蘭嶼起幾若間教堂,東清天主堂是第一座紅毛塗教堂。幾年以後,伊佇紅頭部落起紅毛塗教堂的時,伊佮傳道師家己對海墘搬沙石,族人看--著,嘛對厝內提盆仔去鬥相共貯沙佮石頭。

紀神父為著鼓勵逐家做伙參與,嘛為著教族人「骨力食栗,貧惰吞瀾」的觀念,只要族人搬一斗沙到工地,就通換一觳(khok)米,所以,連囡仔嘛來搬沙,做伙起教堂。

蘭嶼的紅頭天主教堂佇逐家做伙拍拚之下起好矣,紀神父用達悟族的傳統舉行落成典禮。伊參族人買一隻羊佮一隻豬,閣邀請各部落受尊敬的序大做伙來慶祝。

紀神父穿祭衫,頭戴達悟族傳統的銀帽,徛佇教堂門跤口,用達悟族傳統主厝落成的「接鼻禮」迎接每一位賓客。傳道師、畫教堂內底壁畫的族人佮神父坐一排,耆老(kî-ló)輪流吟唱古謠恭賀、祝福紀神父,才由伊的傳道員替紀神父一个一个吟唱回應。

1970年3月初10,紀神父𤆬三位台東原住民少女到台北學習家政,佇路裡發生車厄過身。

達悟族人聽著歹消息,全部走來教堂哀悼in深愛--的、若老爸仝款的紀守常神父,教堂內的哭聲無斷。全島所有機構攏降半旗,表達對「達悟之父」上懸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