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並按enter進行搜尋

OKI 醫師范鳳龍【台語故事線上聽】

點閱次數:136

Oki醫生范鳳龍

「恁是毋是共患者收保證金?害怹毋敢來開刀!」一个穿白袍、高強大漢的阿啄仔,對病院內底的工作人員大聲罵。

才拄行入去羅東聖母病院,我就予罵人的聲音驚一趒,若毋是阿母愛照顧拄出世無偌久的小妹,派我到病院探望蹛院的阿爸,我才無愛一个人坐火車來羅東。一个人坐火車已經有夠緊張--矣,病院內底閣有會罵人的阿啄仔。

我蹛佇山頂的一个小庄頭,厝內有八个人,全靠阿爸做散工(sóaⁿ-kang)飼家。庄仔內的人若是破病較嚴重,攏會送去羅東聖母病院。就算病人散甲沒錢通納醫藥費,這間病院的醫生仝款是「大牛無惜力」,會共怹救治。

阿爸因為工課著傷,已經蹛院幾若工--矣。

我行到病房門口,護士拄好咧共阿爸的空喙換藥仔,拄才彼个歹銃銃的阿啄仔嘛佇內底。

「哎喲,足疼!」阿爸叫一聲。

「動作較輕--的!換藥仔的時陣,你愛共想講這是你家己的跤!」阿啄仔出聲罵。

「閣有,你指甲傷長,愛鉸--矣!」護士頭犁犁,一句話都毋敢講。

我恬恬徛佇壁邊,等阿啄仔佮護士攏離開,才行入去病房。

「阿爸,拄才彼个阿啄仔是啥人?」

「伊是范鳳龍醫生,逐家攏叫伊Oki。」

「Oki?」

「Oki就是日文“真大”的意思,因為伊生甲誠躼,嘛表示對伊的尊敬。只要佇病院看著Oki,病就好--一-半--矣!」

我猶是感覺會驚,上好永遠攏莫破病,永遠莫來病院。

哪會知,就佇阿爸出院無偌久,有一工半暝,我雄雄感覺腹肚正爿小可會疼,早起起床了後,除了疼閣想欲吐,阿母叫我小忍耐--一-下,無定著過一睏仔就袂疼--矣,毋過我煞一直拚凊汗。

「這袂用拖--喔,上好送去大病院!」村長伯仔經過,看著我痛苦的模樣,就共阿母提醒。

我心肝頭咧喝:「毋啊……我無愛去彼个大病院!」

我仝款是予人送去羅東聖母病院,Oki醫生共我開刀,我是起急性的盲腸炎。

護士講我真好運,拄著手術扭掠閣頂真的Oki醫生,干焦開九分鐘就動了--矣,九分鐘?比學校的下課時間閣較短,實在太厲害--矣。

雖然按呢,倒佇病床看著Oki醫生來巡房,猶是予我足緊張,較慘--的是,我竟然淡薄仔想欲放屁。

「Phu⋯⋯」喔,佇別人面頭前放屁實在真見笑。

想袂到Oki醫生聽著我放屁的聲音,竟然那笑那拍撲仔,閣來摸我的頭殼。

「媠--啦,開刀了後放屁,表示你的身體聊聊仔咧恢復--矣,聽著病人放屁的聲,是我上歡喜的一件代誌!」

原來是按呢,Oki醫生上歡喜的代誌,真正佮一般人無啥仝呢!

歇晝起--來,我發現眠床邊的櫃仔頂懸有一罐牛奶。

「這罐牛奶是欲予--你--的,著會記啉--喔!」護士講。

為怎樣會有牛奶?阮兜遮爾仔散,就算破病,應該嘛無錢買牛奶--乎?

我共罐仔提起來看--啊看,鼻--啊鼻,這規罐牛奶敢攏我--的?親像咧眠夢啊!

第二工早起眠眠中,我看著一个大欉閣面熟的身影,恬恬仔行倚我的床邊,閣恬恬仔離開。

是Oki醫生!伊佇我的櫃仔頂懸囥一粒蘋果,這種阮兜買袂起的水果,我從來毋捌食--過。

我想,昨昏的牛奶應該也是伊準備--的!

禮拜,Oki醫生佮平常時相siâng,到病房探望我佮其他病人。

阿爸來接我出院的時陣,Oki醫生偷偷櫼一寡錢予伊,愛伊買一寡營養的物件予我食,閣吩咐伊家己著好好保重。

為著感謝Oki醫生的照顧,我和阿爸就紮厝內種的菜蔬佮果子去病院探望--伊。我一路細聲唱歌,看車窗外的風景,期待會使較早看著伊。

無疑悟,Oki醫生竟然無佇病院!我明明會記得護士講--過,Oki醫生就蹛佇手術室樓跤的房間仔內,一年365工、一工24點鐘攏咧做工課!

就佇這个時陣,病院外口傳來救護車鑿耳的聲音,遠遠,我就看著Oki醫生對救護車跳--落-來,緊乓乓向手術室行--去。後--來聽講只要有閒,Oki醫生就會綴救護車出去救--人。

Oki醫生實在行了傷緊,我佮阿爸綴袂著,就按呢看伊他消失佇阮頭前。毋過,我確定伊有看著阮,因為佇上樓進前,伊越頭對阮使目尾,做一个小鬼仔面!

原來,Oki醫生嘛有遮孽的一面啊!

阿爸佮我決定留佇候診區等Oki醫生開刀了,才共菜蔬、果子送予--伊,等到我攏睏--去--矣⋯⋯

一直到一陣響亮的罵人聲共我吵精神。

「病人發燒--矣,為啥物無記錄!」

「心閣留佇台北是--毋?歇睏一工工課就放袂記!」

我挼(jôe)目睭,看向聲音傳來的所在,佮阿爸相對看咧笑。

這就是Oki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