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並按enter進行搜尋

孫理蓮心中的小喜樂【台語故事線上聽】

點閱次數:159

孫理蓮心中的小喜樂

1

啊!是喜樂是--毋? 這囡仔已經遮大漢矣,真好。哈哈哈!

我是按怎熟似喜樂和伊老母--咧? 講--起-來是真奇妙。

2

我號做孫理蓮,佇美國出世大漢。

足濟年前,孫雅各佮我對神學院畢業了後就隨結婚,坐船過太平洋,來到台灣。阮想欲共耶穌的福音傳予台灣人。

雅各佮我學台語了,就佇台灣工作。伊是神學院的院長,嘛定定四界去講道。啊我是定期去山地、病院佮監獄行踏,共病人揣醫生、共孤兒揣家。

拄著喜樂的彼工,我和做伙工作的戴爾醫生去監獄內,為犯人看病。

轉--來的路--裡,戴爾醫生共目鏡剝--落-來,兩蕊目睭已經欲瞌--起-來--矣。毋過,佇阮經過一間孤兒院的時陣,我雄雄感覺心臟跳甲誠厲害,敢若欲對胸坎跳--出-來按呢。

「戴爾醫生,閣參我去孤兒院看看--咧好--無?」我問。

醫生共目鏡掛--起-來,手微微仔掣,寬寬仔講:「一定愛今仔日喔?」

「是,我心肝內有一種歹吉兆。」我應。

「若按呢好!」 醫生有寡無奈--的頕頭。

3

孤兒院塗跤的磚仔,踏起來小可黏黏、滑滑。我共目睭眯(bî)--leh,毋過看袂清家己踏著啥物。

牆邊的烏影--裡,有幾若个囡仔,用一對一對烏烏的目睭掠阮金金相。我共擛手,煞無人應,逐个囡仔攏一个憂頭結面。

我佮戴爾醫師行向後壁,來到一間暗趖趖的嬰仔間。

嬰仔間內底充滿臭味,每一張眠床攏足垃圾,敢若真久無人共紅嬰仔換尿苴仔--矣。

「戴爾醫師,遮-的紅嬰仔若像攏破病--矣!」 我摸囡仔的頭殼額仔,全咧發燒!

醫生煞講:「理蓮,咱無法度救每一个。」

我叫家己小忍--的,等待醫生一个一个斟酌檢查,用聽診器貼佇紅嬰仔細細仔的胸坎。最後,伊徛佇一張床邊,攑頭共我看,目頭結結,肩胛頭放--落-來。

「怎樣--矣?」我趕緊問。

「這个囡仔袂活過今暗。」醫生聲音低低--的講。

「袂用--得!咱著共救!」 我共紅嬰仔抱--起-來,衝去馬偕病院。

4

佇馬偕病院,醫生佮護士共這个紅嬰仔照顧甲真細膩。伊一工重過一工,嘛開始有笑容,漸漸仔較有活力。

總算,醫生講這个紅嬰仔會使出院--矣!

毋過,我煞收著孤兒院院長寄來的一張批,批頂寫講這个紅嬰仔是癩疙病患者的囡仔,孤兒院無閣收留伊的意願。

欲按怎--咧?就𤆬伊轉來阮兜!

轉來到厝前,雅各看著我胸前抱一个紅嬰兒,目眉動--一-下,啥都無問。伊激五仁用一个小鬼面,弄甲紅嬰仔笑袂停。

「這个囡仔就蹛咱兜,好--無?」我問。

雅各微目(bui-ba̍k),真溫柔講:「咱的囡仔萬福佮瑪麗安攏大漢離開厝--矣。這个古錐的紅嬰仔來了誠著時,予厝內底閣充滿喜樂!」

自按呢,阮共伊號做──「喜樂」。

5

我有倩一个奶母,佇我出門做工課的時陣來厝--裡照顧喜樂。看怹兩个漸漸熟似了後,我恬恬仔越頭,行出大門。

無想--著,才拄離開厝,奶母就抱喜樂追--出-來,那喘那講: 「牧師娘!這个囡仔頷仔頸後有一塊紅斑,敢是癩疙病?」

我看著彼塊紅斑,淡薄仔操煩,趕緊叫戴爾醫生來檢查。

醫生微目(bui-ba̍k)、結目頭,檢查一陣仔,總算開喙講: 「這塊是胎記,大漢就會變淺--矣。」

阮逐家心頭的重擔攏放--落。

奶母抱喜樂轉去厝--裡,我就緊起跤走,趕去收容癩疙病患者的療養院。

6

佇療養院內底,癩疙病人袂使自由出入。有的人感覺日子真無趣味,有的人足數念厝內的人,嘛有人一句話都無愛講,規工鬱卒無元氣。

誠濟人會驚癩疙病,掠做彼是無藥通醫的絕症。其實,病人若是照時間食藥,就會慢慢仔利流。而且,大部份的人袂受感染。親像我,定定出入病院,嘛無予人傳染。

我定期來到病院探望病人。逐擺去就是和怹做伙唱詩歌、祈禱,嘛想欲共耶穌的故事講予怹聽。怹感覺真心適,就開始較有笑面,嘛倚過來參我講怹的故事。

7

其中,有一个名叫阿寧的新病人,拄入院無偌久。伊講,幾個月進前,伊有生一个囡仔。生囝的過程誠順利,查某囝嘛真健康。毋過,醫生發現伊身軀頂有略仔紅紅的癩疙斑,共伊送入來療養院。

無偌久,阿寧的翁婿就無--去--矣!怹失去聯絡,啊伊予人關佇療養院內底,干焦知影查某囝入去孤兒院。

講到遮,阿寧若像足絕望的款,問講:「最近,孤兒院嘛失聯--矣。囡仔敢是死--去--矣?」

我想起孤兒院遐可憐的囡仔,問講:「恁查某囝生做啥物模樣?有啥物無仝的所在--無?」

「伊頷仔頸後壁有一塊無偌大的紅色的胎記。」阿寧回答。

「胎記!?」我兩蕊目睭展大蕊,緊共問講:「伊予人送去佗一間孤兒院?啥物時陣入去--的?」

阿寧那回答、那哭,愈哭愈厲害。

8

我是那聽、那想,愈來愈會當確定:阿寧的查某囝就是小喜樂!

我共阿寧的肩胛頭搭搭--咧,歡喜宣布: 「阿寧,恁查某囝現此時就佇阮兜!」阿寧喙開開,目屎一下仔齊停--落-來!

「放心養身體,囡仔交予我照顧!」我講。

9

另外一對癩疙病人嘛共怹雙生仔的紅嬰仔託--我。遮的囡仔袂當和爸母做伙蹛佇病院,嘛無孤兒院欲收。

愈來愈濟無厝通轉去的囡仔,毋過阮兜已經蹛袂落--矣!而且,我佮雅各閣收著長官的警告:「毋准一直收飼囡仔,趕緊共怹送走!」

我實在想袂出辦法,只好佇祈禱中問: 「主啊!你欲予囡仔蹛佇佗位啊?」

隔工暗暝,我和雅各當欲上眠床歇睏。門鈴煞雄雄咧叫。「遮晏--矣,閣是啥人?」雅各那問,那行去應門。

原來,訪客是一个名叫William Robert的美國人。伊是牧師,嘛是廣播主持人。Robert感覺歹勢,遮爾晏才來拜訪,毋過伊專工來亞洲,想欲了解宣教師的工課。

我佮雅各一點仔嘛袂感覺予人攪擾!會當和這个意外的訪客用家鄉的話開講,感覺誠親切。阮分享真濟佇台灣宣教的心適代,嘛講出阮的困擾:癩疙病人的囡仔需要一个家。

10

兩禮拜了後,Robert牧師拍一張電報予--我,頂懸按呢寫:

「電台播出恁的故事了後,收著真濟捐款,指名捐予『Formosa島嶼,癩疙病人的囡仔』。雅各和理蓮,遮有附美金兩千五百箍,著起一个“家”予癩疙病人的囡仔蹛!」

我用逐家的捐款買土地,起一棟真大的厝。

桌仔、椅仔、眠床、佮chhit-thô物仔,一項一項搬--入-去,癩疙病人的囡仔嘛一个一个搬--入-來。遮自按呢成做囡仔的「安樂之家」。

11

每過一站仔,我就請攝影師為安樂之家的囡仔翕相。蹛院中的爸母看著囡仔健康大漢,就會當安心養身體。

無偌久了後,阿寧利流--矣。伊離開癩疙病院,參小喜樂做伙搬入來阮的「婦女之家」。佇遐學習轉去社會的技能,嘛慢慢適應新的生活 。

準備半年了,阿寧和喜樂總算通離開婦女之家,出去家己生活--矣。

欲離開進前,我特別交代阿寧: 「千萬莫予別人知影你捌著過癩疙病!以後,就算佇路--裡拄著我,嘛毋通相認,知--無?」

12

蹛過癩疙病院的人,常常會佇外口予人排斥、恥笑。我無希望阿寧佮喜樂予人欺負,所以才講袂當相認。

阿寧無應話,干焦恬恬仔流目屎。

「上帝會照顧--恁,嘛會照顧--我啊!」我講。

阿寧聽了就笑--矣。

13

有一日暗頭仔,我當欲轉去厝。無想--著,佇路--裡拄著阿寧佮喜樂!我趕緊使一下目尾,假影無熟似。

喜樂應該袂記得我矣乎?毋過伊一直對我笑。

「小喜樂,咱無熟似啊!知--無?」

喜樂啊,喜樂! 看著你,我的心肝一下仔就充滿喜樂!

恁講,上帝是毋是真奇妙?

註:『痲瘋病』,台語名:癩疙病(thái-ko-pēnn)、雞爪瘋(ke-jiáu-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