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入關鍵字,並按enter進行搜尋

井上先生,謝謝您【親子導讀】

點閱次數:147

有好多的感謝
要跟井上伊之助說

井上伊之助(1882-1966)出生於日本高知,1911年首次來台灣,對原住民從事醫療服務,作為宣揚福音之實,直到二次大戰後,1947年被迫離開台灣,才告一個段落。
曾有一位日本學者對井上伊之助在台灣的的評語是,"He did nothing."(他什麼事都沒做),指的是在具體數據上,並沒有任何原住民經由他的手領受洗禮,但他真的是兩手空空沒有成就地離開台灣嗎?

替父親報仇而到台灣的井上

井上伊之助的父親井上彌之助,是日人在花蓮港威里社的樟腦工廠技術人員,於1906年因為勞資糾紛,演變成太魯閣族人以出草的方式對日人報復,導致25位日人遇害,井上彌之助是其中一位。
悲劇發生時,當時就讀聖經學院的井上正參加退修會,收到弟弟情急之下隨手用紅筆寫在明信片上通知他的噩耗,這如同斑斑血跡的訊息傳到井上的手中,井上難過地無法言語,聽不進周遭人的安慰,心中直想著,台灣的原住民怎會如此殘暴?
一開始,在哀悼父親的死亡時,井上的內心興起每日要為台灣原住民祈禱的念頭,因為他相信,唯有上帝才能改變他們,使他們放棄殺戮。然而上帝對井上的生命計畫不只是停留在祈禱中記念,1908年的夏天,他感受到上帝呼召,要他把福音傳給台灣原住民,所以他決定到台灣。此時他也決心娶台灣當地女子,以便能在台灣扎根、傳教。但他已透過中田重治牧師的介紹,認識小野千代,千代小姐表明願意跟他一起前往台灣宣教,於是他們在1908年結婚,從此他們成為彼此扶持的宣教好夥伴。
當井上向日本政府提出對原住民宣教的申請時,一來日本的國教是神道教,二來日本政府對台灣的殖民政策,不准許對台灣原住民傳基督教信仰。所以井上改讀醫學課程,取得醫師許可證,於1911年前往台灣執行醫療勤務,他說: 「現在面臨不能公開傳道的境遇,拿什麼來對周圍的人傳道呢?只有以我自己日常的祈禱及行為來傳道。」

以日常祈禱及行為來傳道的井上

井上抵達台灣基隆港後,便前往新竹廳報到,他服務的對象除了日本人以外,以竹東那一帶的加拉排與西拉克兩部落為主。原住民若生病或受傷,頭目會派遣原住民青年來醫療所找他,在他們的護送下跋山涉水,進入原住民部落中進行醫治。在治病的過程中,井上發現無法與原住民直接溝通病況,總是得透過翻譯,實在很難掌握病情,若找不到翻譯的人員,他就只能延後為患者看病。看著他們痛苦的神情,井上在心中默默為他們祈禱,並學習泰雅族語,之後他便能直接與原住民們對話,也可以避開日本政府的監督,向原住民們傳福音了。
住在山上的井上一家人食物缺乏,常有毒蛇毒蟲,還曾遇到颱風暴雨,房舍在雨水的沖刷下,土牆坍塌無法居住,要靠附近的日本鄰舍收留。

二度來台 繼續醫療傳道

井上不幸於1917年染上瘧疾,被送回日本醫治,1922年再度來到台灣。這次他的工作範圍除了新竹一帶,還包括台中州的白毛社、眉原社、馬烈霸社,以及布農族奈分埔社和馬卡邦社。
1930年霧社事件後,日本警方要求井上用生化藥劑直接處置捉到的賽德克族戰士,但被井上悍然拒絕。在事件中餘生的賽德克族人被移往現今南投仁愛鄉川中島的清流部落,當時該聚落發生瘧疾,井上前往醫治。

體會到台灣原住民之純真

井上與原住民相處之後,發現原住民性格與文化美好純真的一面。他受邀到各地教會去演講,或是上廣播電台的節目,毫無保留地讚賞原住民,指出他們的貞操觀念比起一般人更為崇高,也高舉部落之中照顧孤兒寡母的行為,這些道德與良知,正是平地人逐漸失去的價值。

1945後隨著世界局勢而改變

逐漸為台灣原住民所接受的井上伊之助,決定一生留在台灣,因著二次大戰日本戰敗、國民黨政府來台,井上配合政局的改變,改成華文名字──高天命,但還是在1947年被迫離台返日。
回到日本的井上從事宣教和教學工作,心繫台灣原住民的宣教工作,時常與台灣的傳道人互通信件,並且天天為著台灣原住民的宣教事工祈禱。

上帝在編織

從台灣回到日本的井上,除了規定的簡便行李,以及他病逝在台灣三個孩子的骨灰──長女路得子、次子正明、次女知惠子,還帶著四子祐二對他的埋怨。祐二一度不理解父親以愛勝恨的基督心,遺憾他只照顧遠在霧社的異鄉人,卻未相等地關心自己的家人。但是在井上辭世前十年,祐二是他的主要照顧者,他近距離地和父親接觸,有機會了解父親,明白父親的作為並為之感動。井上臥病在床時,當時擔任玉山神學院院長的高俊明牧師前往探視,告訴井上,已經有上萬名原住民信耶穌,井上的臉露出笑容,說:「上帝用我做肥料,使福音的種子發芽了。」井上於1966年6月20日去世,在世84年。
這本繪本的故事發想雛型,是參考鄧相揚先生的相關文章和回憶記載發展而成。霧社事件主角花岡二郎遺孀高彩雲被移往川中島時,因難產失血過多瀕臨死亡,井上幫助他們母子度過難關。多年後,高彩雲來到埔里鎮上鄧相揚開的醫檢所,拜託他找井上的墳墓,想親自跟他道謝。
1999年,鄧相揚找到井上位於埼玉縣入間墓園的墓,並聯絡井上伊之助四子井上祐二。井上的墓碑上刻有「愛」字,下方寫著「トミーヌン・ウットフ」,即泰雅語「tminun Utux」,意為「上帝在編織」。織布機上穿梭和推緊經緯線「嘰哩、咚咚」的聲音,宛如上帝編織井上的生命,完成一幅無人能替代的精采織布,用他一生實踐「最好的報復方式,就是用愛勝過惡」(參考羅馬書十二:21)。生命中最大的力量就是愛,也只有愛才能改變人,並不是軍事武器,也不是政治勢力,而是愛!因為只有愛,才能使人與人之間的仇恨消弭、平息。


本文感謝盧啟明、李台元和陳穎柔的協助與資料校正。
有關井上伊之助的延伸閱讀,請參閱:

  1. 《台灣山地傳道記》,井上伊之助著,石井玲子譯,前衛出版社,2016。
  2. 下山一(林光明)/自述、下山操子(林香蘭)/譯寫,《流轉家族:泰雅公主媽媽、日本警察爸爸和我的故事》,遠流出版社,2011。
  3. 鄧相揚,〈以愛報仇-井上伊之助〉,太魯閣族抗日戰爭史學術研討會專題報告,2015。
  4. 郭燕霖、王昭文〈台灣山地宣教之父井上伊之助〉,《台灣教會公報》第3111期。
  5. 〈鄧相揚-霧社事件讓他魂牽夢繫〉,陳乃菁專訪。
    盧俊義,〈原住民醫療服務之父—井上伊之助的故事〉,《自由時報》2004年6月27日

http://www.laijohn.com/archives/pj/Inoue,I/brief/Lou,Cgi.htm

  1. 賽德克巴萊-古今對照-服飾
  2. 泰雅族服飾、織布工具
  3. 賽德克巴萊-古今對照-建築-生活器具